来自 财经新闻 2020-05-07 15:0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皇冠844网站 > 财经新闻 > 正文

财经新闻《程实专栏》“绿水青山”牵动中国改革全局

(作者为程实、钱智俊,程实为中国工银国际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钱智俊为工银国际高级经济学家;本文仅代表其本人观点)

(作者为程实、钱智俊,程实为中国工银国际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钱智俊为工银国际高级经济学家;本文仅代表其本人观点)

财经新闻 1财经新闻 2

财经新闻 3

财经新闻 4

国资委主任达沃斯释放信号 中国国企混改将加速升级?

资料图片:2010年9月,北京颐和园昆明湖上的游船。REUTERS/Jason Lee

资料图片:2014年2月,北京市区的住宅区和写字楼。REUTERS/Jason Lee

中新社北京1月27日电在中国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任何一个市场主体都需要适应新的发展大势。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2016年7月至今,以环保督查、绿色税收等措施为发力点,中国环保政策力度持续增强。十九大报告亦指出,在新时代下,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从经济学视角看环境治理,我们认为,环保“严监管”不仅有利于生态文明,更在三个层面牵动改革全局,促进中国经济转型升级。

“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以十九大为起点,2018年中国经济将步入新时代,并有望在三个维度实现质变。第一,周期演进将具备新韧性。依靠供给侧改革红利释放、系统性风险消解和政策工具效能提升,中国经济将在2018年完成长周期筑底,加快新旧动能转换。第二,改革开放将挺进新纵深。国企混改、金融市场开放和区域协同联动有望实现关键突破,推动全要素生产率的持续抬升,培育中国经济的超长周期反弹潜力。第三,全球治理将创造新机遇。

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近日在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时表示,国有企业、中央企业正在转型与调整结构,而这个转型对内看,就是要不断扩大混合所有制的范围、广度和深度。

第一,消除资源价格扭曲,加快要素市场开放,提振要素供给效率。第二,重塑市场机制对产能结构的调节作用,深化清理过剩产能,推动制造业升级。第三,增强国企混改的可行性与紧迫性,为混改落地打开机遇窗口。

2018年,立足于全球复苏“换挡提速”的有利环境,中国有望通过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由外及内地支持改革开放深化,把握综合国力崛起的历史机遇。展望新时代,中国经济增长韧性强劲、政策空间充裕、比较优势显著,国企改革、消费升级、“一带一路”、新经济等结构性投资机会依然值得期待,因此我们对中国经济继续持有谨慎乐观的前瞻判断。

此前,肖亚庆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中撰文称,积极推进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有效探索重点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在引导子公司层面改革的同时探索在集团公司层面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有鉴于此,我们认为,2018年中国环保政策仍将保持高压势态,并形成制度化的严格治理体系,环保“严监管”将成为新常态。这一趋势并不仅仅利好环保和新能源产业,从全局视角看,制造业高端化、消费升级、国企混改、新经济等投资主题亦有望迎来新机遇。

**周期演进呈现新韧性**

回顾过去,中国国企混改稳步推进,在重点领域改革迈出了实质性步伐:2017年,国企在电力、石油、天然气、民航、电信以及军工等领域开展混改试点,引入各类投资者40多家,资本超过900亿元人民币。

**消除资源价格扭曲,加快要素市场开放**

2018年,中国经济周期将继续演进,“减速增质”步入白热化阶段。在此状态下,中国经济的长周期筑底将成为年度主题,“新韧性”有望成为阶段主角。本轮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的传统韧性主要依靠需求侧刺激、加大要素投入实现,因此仅是外部政策的暂时托底,而非内生增长的根本筑底。2018年,三大支柱将共同构建中国经济的“新韧性”,进而实现真正的长周期筑底和新旧动能转换:

信号已出,成绩亮眼,下一步国企混改将会如何?

改革开放以来,相对低廉的自然资源价格和劳动力成本,是推动中国经济腾飞的重要红利。但是,随着自然环境的恶化和资源稀缺性的提升,中国自然资源以及相关原材料的价格并未同步、充分地上升。在本轮金融危机的催化下,这一价格扭曲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桎梏日益显现。

第一,供给侧改革红利渐次释放。经过2016-2017年的连续攻坚,“三去一降一补”、政府“放管服”等供给侧改革成效正在显现。从生产效率看,2017年前三季度,中国工业产能利用率升至76.6%,同比增长3.5个百分点,同期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同比上升0.51个百分点。这表明,通过清理“僵尸企业”、简政放权和削减税费,中国实体经济的生产效率和盈利能力得到大幅修复。

国资委已透露的第三批混改试点名单共31家,其中中央企业子企业10家、地方国有企业21家,加上此前两批试点共达50家。

其一,拖累经济转型。基于较低的资源价格,以扩大资源投入实现经济增长的路径依赖难以被打破,阻碍了中国经济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的转型步伐。

从利润分布看,2017年前三季度,中国市场的制造业上市公司净利润占所有上市公司净利润比重季均为25.8%,较去年上升3.53个百分点,而金融保险业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占比则相应下滑3.07个百分点。并且,制造业、批发零售业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高达47.28%和46.41%,远高于金融保险业上市公司的6.29%。由此可知,金融体系让利实体经济的趋势不断强化,中产崛起驱动下的消费升级和制造业高端化发展动力强劲,有望进一步打开产业升级空间、培育新经济增长点。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表示,预计2018年中国国企混改将朝着纵深方向发展,形成上下联动、南北呼应的新局面,混改可能展现出战略投资更活跃、试点引领更突出、更注重形成新的经营机制等特点。

其二,加剧系统性风险。错误的资源价格信号,一方面引导资本向低效率、高消耗、弱潜力的产业盲目配置,形成了过剩产能和过高杠杆,另一方面则破坏了资源红利的公平分配,加剧了两极分化和阶层固化,侵蚀社会安全网。

第二,系统性风险逐步消解。内部层面,在金融“去杠杆+严监管”的持续作用下,系统性金融风险已经在多个层面得到有效抑制。2017年1-10月,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的总增量震荡下行,存量之和占社融规模的比重渐次萎缩,表明中国影子银行规模增长放缓,资金链条的过度扩张得到遏制。同期,非银金融机构的贷款累计减少3075亿人民币,累积降幅波动上升,表明资金脱虚向实成为趋势,金融空转现象明显减弱。

李锦认为,此前联通混改的案例是国企混改形成突破势头的一个标志,具有样本意义,与以往混改相比,其具有经营机制改变、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和公司化治理三大不同点,这可为未来混改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其三,延缓要素市场开放。由于资源公允价值和现实价格存在巨大落差,因此资源价格的市场化难以快步推进,否则一次性的价格跳升将对中国经济增长和通胀稳定产生系统性冲击。

外部层面,随着人民币汇率在双向波动中步入长期稳定轨道,汇率骤贬并冲击国家金融安全的威胁渐行渐远。得益于预期管理机制和逆周期因子的引入,人民币企稳预期成为市场共识,资本外流压力衰退,推动中国外汇储备连续9个月反弹。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认为,当前是加速国企混改落地的关键时期,国企混改有望在今年提速攻坚,迎来实质性突破,涌现一批标杆性的改革范例。

由此,要素市场的深化开放和一体化进程被迫放缓,要素供给的效率低下限制了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

此外,今年10月中国无评级美元债的发行利率创下亚洲新低,国际评级机构对中国主权信用的评级偏误由此被证伪。综合而言,当前内外部风险局势稳步向好,不仅将巩固中国经济的内外部均衡,也将为新时代的中国经济“质变”提供更加充裕的政策空间。

程实表示,2017年,在供给侧改革提振整体工业利润的同时,去产能和环保督查导致的资源价格上升,也推动利润向价值链上游移动,上游产业和国有企业的盈利改善更为显著。而这一政策效应正在从改善国企财务状况、提高混改定价效率、优化地方政府决策三个层面优化改革环境,为国企混改的落地打开机遇窗口。

本文由澳门皇冠844网站发布于财经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财经新闻《程实专栏》“绿水青山”牵动中国改革全局

关键词: